您的位置:主页 > 承德网 > 新闻 > 正文
欢迎光临《承德网》

在上海德达医院,有一支在主动脉生命线上行走的“拆弹部队”

承德网 2016-12-30 来源:未知 可分享

 

有一种疾病被称为人体内的“炸弹”,发病时它会瞬间爆发、立即致人猝死,其致死时间以分钟计算,发病后每小时死亡率增加1%,72小时死亡率上升70%~80%,1周死亡率为90%~95%,这个疾病就是主动脉夹层。在心血管外科疾病中,主动脉夹层是目前已知的所有疾病中最为凶险的一种,发病之急、致死率之高堪称罪首,没有其他疾病能与其并列,因此又被称为“超级癌症”。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美国女排名将海曼和中国男排国手朱刚均因主动脉破裂而死亡。近年来,主动脉疾病的发病率急剧上升,促进了以心血管外科医生、心血管介入影像医生为主的“拆弹部队”的成长、壮大。

上海德达医院作为新成立的以心血管病为特色的医院,组建了以心外科孙立忠教授、刘建实教授、心内科葛均波院士、介入治疗及医学影像中心黄连军教授为核心的多学科协作团队,开始实施了全新的心血管疾病的综合性治疗模式。医疗院长孙立忠领导的上海德达心脏团队,在医院开业之初的三个月内,顺利完成一系列的复杂主动脉手术,精彩亮相于中国的心脏科舞台。本文将通过讲述几个小故事,走进德达心脏团队(Heart team),了解这支特殊的“拆弹部队”。 

1、拆主动脉“炸弹”时遇到“熊猫血”

2016年9月22日,刚刚开业后,德达医院心脏团队完成的第一台外科手术就是马凡氏综合征主动脉根部巨大动脉瘤切除、主动脉根部替换手术(Bentall术)。这种术式在心血管外科手术序列里,属于较高难度手术。手术历时四个小时,术后三个小时拔除气管插管,术后第一天上午转出监护室,返回普通病房,当天下午患者就下地活动,治疗全程未输血。治疗过程看似顺利,其实平稳的手术背后却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刘建实教授(左)、孙立忠教授(中)、黄连军教授(右)

入院常规检查后,发现该患者是非常罕见的“熊猫血”血型(即Rh阴性血型,在人群中的比例不足千分之三),同时血液中还存在不规则抗体。问题摆在了孙立忠心脏团队的面前,因为血型稀少,不可能短时间内备足手术可能需要的用血量,即使备足了血液,因为不规则抗体阳性,患者输血时发生输血不良反应的可能性非常大。这无疑给原本难度系数很高的手术又增加了巨大的挑战。

有人私下建议暂时不要做这个手术了,但孙立忠教授表示:“问题摆在这了,到哪里问题都跑不掉,我们不给这个孩子做手术,别的医生同样也不会去做,等备足血了,可能主动脉瘤早就爆了。我们都有这类手术的丰富经验,而且最近做这类手术常常不需要输血;我们团队有可以给我们提供精准影像学资料的黄连军主任,有身经百战的刘建实主任,有来自北京阜外医院麻醉科的王伟鹏主任,有从美国请回来的体外循环师梁洛彬主任,还有全国最好的设备、仪器,我们有实力、也有责任去顺利完成这个手术”。


黄连军教授和德达影像科团队

手术按计划进行,患者迅速康复,全程未输血。顺利完成手术的背后凝聚了每一位心脏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和汗水。没有哪一个外科医生不惧怕“熊猫血”所带来的手术压力,但德达团队有实力和自信克服这种压力。不输血的大血管外科手术圆满成功!

2、多学科奏响“生命交响曲“

命运多舛:马凡氏综合征、主动脉夹层患者早期David+Sun's手术救命,残余血管病变继续发展。

患者是一位马凡综合征患者,5年前因突发急性主动脉夹层,由孙立忠教授亲自为其实施主动脉根部重建(David)+Sun's手术,挽救了生命,术后康复出院。

 

 

但不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胸降主动脉和腹主动脉夹层逐渐增粗扩大。巨大胸腹主动脉夹层动脉瘤是吹弹可破的人体内“炸弹”,随时可瞬间致命。“找孙主任吧,他一定能再次挽救我的生命!” 怀揣着这样的信念,患者来到上海德达医院,准备接受胸腹主动脉置换手术。

魔高一尺:多年前的一次肺部手术造成的胸腔粘连闭锁,手术风险加倍。如按照常规手术入路,需要将整个胸腔进行全面游离,势必会造成肺部多发漏气、大量出血,影响手术操作和术后呼吸功能,甚至危及生命安全。如何防止术中及术后胸腔、肺脏创面渗血、漏气,最大限度降低术后并发症的发生,这都是不小的技术难题。

道高一丈:2016年10月21日,孙立忠、黄连军、刘建实率领德达医院外科、介入团队,在上海德达医院的杂交手术室,联合实施降主动脉支架血管内球囊阻断、常温阻断循环、胸腹主动脉人工血管替换手术。这种创新性手术术式不仅缩短了手术时间,同时也减小了创伤面积,避免了肺脏大面积漏气、出血。手术历时7个小时,术后12小时拔出气管插管,术后第2天早晨转出监护室。


“这可是一台让很多外科医生轻易不敢触碰的大手术。我们的德达心脏团队再一次经受住了高难度手术挑战。”即便是久经心脏大血管手术沙场的孙立忠教授在手术结束后难掩心中的激动,给予团队极高赞许:“他们在手术过程中表现出了高超的专业水准,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娴熟主动的团队配合。”

3、已经被点燃的主动脉上的“炸药包”

2016年11月初,患者小班近几个月逐渐感到胸闷,到医院检查后外科医生告诉他得了主动脉根部瘤这个病,需要手术,同时还告诉他,在中国做这个手术效果最好的医生是孙立忠教授,可以在上海德达医院找到他会诊、手术。按照当地医生的建议,小班随同家人从大西南来到上海德达医院。经过仔细的检查,隐藏在小班身体内神秘疾病的面纱被揭开,检查结果让所有的医护人员倒吸一口凉气--直径10厘米的巨大的主动脉根部瘤--人体内随时可以爆炸的“炸弹”,一个不经意的喷嚏、一次稍用力的大便,都可能导致血管破裂而死亡。

住院医生随即将诊断结果向上海德达医院医疗院长孙立忠教授汇报,孙立忠教授当即决定:既然诊断明确,就要尽快手术,我们要与时间赛跑,如果血管破了,我们会和家属一样难过的。明天是周六,心脏团队的所有人取消休息,各就各位,明早手术。虽然孙立忠教授、黄连军教授及刘建实教授都在外地手术、开会、讲学,但他们分别乘坐严重雾霾天气里为数不多的能够起飞的航班赶到上海。周六早晨七点心脏团队所有人都来到医院,手术按计划八点钟开始,四个小时后手术结束,术后两个小时患者清醒、拔出气管插管,术后第一天转出监护室,返回普通病房,术后第二天下地活动。


主动脉根部瘤CT成像

2016年12月10日,这是一个普通的周六,可是在常州通向上海的高速公路上,一辆120急救车响着逼人心魄的刺耳警铃,超越着一辆又一辆同方向的快车。坐在这辆救护车里的患者家属心急如焚,作为医务工作者的她知道,她的丈夫这次得的病是急性主动脉夹层,而且是这类疾病中最为凶险的一种—-DeBakeyⅡ型,升主动脉血管内膜被升高的血压撕开一个破口形成血管壁内的夹层,进入夹层内的高速血流使主动脉壁只剩下菲薄的外膜。这种类型的急性主动脉夹层不像其他类型夹层往往都有一个或多个血流的出口,对进入夹层的血流有一个减压的作用,而DeBakeyⅡ型在血管壁上的夹层只有入口,没有出口,进入夹层的压力会越来越高,短时间内就会导致血管破裂而猝死。尽早进行急诊手术是唯一可以挽救生命的治疗手段。家属采纳了当地心胸外科医生的建议,火速赶往上海德达医院,因为在那里可以做急诊主动脉夹层手术,而且是世界主动脉外科执牛耳者孙立忠教授率领的手术团队去完成治疗。


DeBakey II型主动脉夹层猝死风险最高


患者CT成像

当救护车进入医院大门时,整个德达医疗团队都已经各就各位,手术、麻醉、体外循环、监护、影像和护理各专业人员都处于临战状态。从入院进ICU到完成术前准备进入手术室开始麻醉,只用了30分钟,也就是说从办理入院手续、完善化验检查、确立术前诊断、制定手术计划、与家属沟通病情,完成这些相关环节,只用了30分钟,这就是德达的速度。“时间就是生命!我们的团队要做与时间赛跑的人,对于急诊主动脉夹层患者,如果准备时间能够缩短,每提前1个小时,因主动脉夹层破裂导致的死亡率就会下降1%。主动脉外科医生工作是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的,我们是全天候的战士”孙立忠教授常常这样教导德达的心脏外科团队。

患者的手术历时3个小时,术后2小时拔出气管插管,术后第1天早晨转出监护室,术后第2天下地活动,术后第8天出院。就在另一个周末,上海德达心脏团队三天内顺利完成5台大血管手术(1台Bentall手术,1台孙氏手术,1台降主支架血管植入、锁骨下动脉转流手术,2台胸腹主动脉置换手术)。这样的效率,在国内能做到如此高效的医院并不多,上海德达医院因为有最顶尖的医疗团队,在孙院长领导下,我们做到了!

4、上海德达顺利启航

开业至今,上海德达医院作为心血管病特色医院,在冠脉介入、冠脉外科、瓣膜外科等领域常规开展了疾病的诊治,特别在主动脉外科领域,已经连续完成36台大血管手术,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其中包括胸腹主动脉替换手术11台、Bentall手术11台、升主动替换+ Sun’s手术3台、主动脉人工血管吻合口瘘修补手术3台、降主动脉覆膜支架植入手术2台、升主动脉替换手术2台、降主动脉支架血管植入联合主动脉分支转流手术1台、Bentall+ Sun’s手术1台,Bentall+二尖瓣置换手术1台、主动脉人工血管吻合口瘘封堵1台。

更为可贵的是,上海德达心脏团队在完成手术数量积累的同时,又不断勇于进行技术创新与应用,不仅完成了降主动脉支架血管内球囊阻断、常温阻断循环、胸腹主动脉人工血管替换杂交手术,而且在主动脉外科领域率先进行了快速康复外科的临床实践与探索,已完成的Bentall手术在手术后2-4小时内、胸腹动脉置换手术在6-12小时内都能拔出气管插管,术后第1-2天转出监护室,术后2-3天下地活动。


上海德达医院心外科手术团队



上左:实验室和血库团队 上右:麻醉及体外循环科团队

下左:手术室护士团队  下右:急症监护室(ICU)护士团队

美国一家报社曾举办过一次《在这个世界上谁最快乐》的有奖征文,其最佳答案有四个,居首位的是:历尽风险开刀后,终于挽救了危急患者生命的医生。当病人终于康复时,医生得到的是一种“爱情爆发般的幸福感”。在德达医院,每个医生每天都有只属于自己的成就幸福感:一个正确诊断的确立,一个合理临床决策的实施,一台手术的顺利完成,患者一天天好转的笑脸……凡此种种,都让医生们倍感满足。


上海德达医院心外科主诊医师李庆志和护士团队

本文由上海德达医院心外科主诊医师李庆志执笔,感谢他的倾情奉献。

 

感谢您阅读: 在上海德达医院,有一支在主动脉生命线上行走的“拆弹部队”
如有违反您的权益或有争意的文章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责任编辑:无 ]